擔心改變帶來的風險,捨不得放掉既有成果,往往讓我們無法更有效率的把問題解決,但只要在想解決方案時先將這些心態屏棄,先把各種可能性都思考過,在最後挑選行動方案階段才考量所需付出的成本與風險,最終往往都能得到一個優於原先的結果。

 

 

印象所及,從以前到現在,許多的團隊面臨著業績、績效、管理制度的瓶頸無法突破,而邀請我與會給予一些建議,這類的會議開始大多是由個別部門說明它們現在的運作方式,以及面臨的困難,裡頭當然不乏現在的流程、系統、組織與過去做得不錯的地方,會議的前半段我大多是邊聽邊提問,但多半都不會把我的建議講出來,我的目的只是在了解大家現在的真實運作方式,以及避免可能的誤解。

當局者迷,旁觀者清

「當局者迷,旁觀者清」,這是我參與了許許多多改善會議後最真實的感受,大家往往圍繞在目前的機制與流程上做改善,好像現在的作法已經很好,只要稍微修正一下就能達到巨幅的改善,就像一匹馬,原先可以跑到80 KM/hr,現在希望能提高到100 KM/hr,所以你請來了專業的教練給予更好的訓練,並在提供最好最瑩想的飼料,結果發現這匹馬最快還是只能跑到90 KM/hr,你再次檢討,認為可能是騎師的技巧不好,所以找來最優秀的騎師,想盡辦法要把馬的潛能激發出來,但壓迫到極限,也只提升到92 KM/hr,當你用盡了各種方法,也無法讓牠的速度再次提升,所以你就昭告天下,這已經是陸行工具最快的速度,不可能比這更快了。直到汽車橫空出世,你才恍然大悟,原來我們都在原先的圈子裡打轉,把自己框在舊框框裡思考,難怪想不出更好的方法。

回歸問題的本質思考

​在生活中我們遭遇的問題也是如此,你會發現多數人都習慣先在既有的工具、流程、組織中思考問題,而不是先回到問題的本質來思考,所謂問題的本質,就是我們實際上要解決的問題,例如「如何更快的在兩地間移動?」,那就不一定要靠馬才行,但如果你一開始的命題是「如何讓馬跑得更快?」,那你就先把自己的解決方法侷限了,所以命題很關鍵,再談解決方法之前,一定要先把問題背後的問題給找出來,因為命題一旦對了,你就能跳脫現狀的框框,解決真正該解決的問題。

想省時間,卻花了更多的時間

當我們嘗試去點醒大家應該重新探討真正的問題時,得到的答案往往是「在現有基礎上調整比較快」、「制度跟流程無法配合」、「經費所限」…..等等

當你問他們「這是第幾次我們討論此問題了?」、「過去執行的狀況如何?」時,你就會發現其實這早就不是新鮮事,過去不知道已經針對此問題發起過多少次的會議,但卻一直沒有得到好的結果。

到底是什麼樣的堅持,讓這些人情願一再的開會討論,讓自己陷入既有經驗的詛咒,也不願意嘗試跳脫出來用用新方法呢?我認為有三個主要原因:

 

  1. 在既有的基礎上調整,所花的時間與成本較少
  2. 對未知的擔心,害怕打破制度,運用新方法的風險
  3. 過去的作法太成功,不願輕易放棄

 

但就實務上的經驗來看,這種作法只是將解決問題的時間拉長,把人力與時間投入在無法解決問題的點上。

有破才能立,有捨才有得

擔心改變帶來的風險,捨不得放掉既有成果,往往讓我們無法更有效率的把問題解決,但只要在想解決方案時先將這些心態屏棄,先把各種可能性都思考過,在最後挑選行動方案階段才考量所需付出的成本與風險,最終往往都能得到一個優於原先的結果。

gipi作者:游舒帆 gipi

https://dotblogs.com.tw/jimmyyu


comments

登入

學習地圖